作者:Mutellip Imin(独立媒体人)

在中国维吾尔自治区,生活着一千多万维吾尔族,维吾尔语是官方语言之一。但最近几年,尤其是推行所谓的“双语教育”政策以来,维吾尔语边缘化趋势越 来越严重。在如今的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语不仅在教育领域受到排斥,而且在社会各个领域不被重视,路标、店牌、指示牌等重要位置的维吾尔语言文字被严重忽 略。

维吾尔在线曾报道维吾尔语言文字在路牌、招牌、店牌上消失或使用错误的情况,现笔者将呈现维吾尔语严重被忽略的几个典型例子:

1. 药店门牌

图中维吾尔文汉译是“今生缘(音)抓饭”,而 下面汉文写道:鸿玺堂大药房。(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2. 火车站

图中维吾尔文为“卫生间”,而下面的汉文及英文说的是“补票处”。(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3.铁路指示牌

图中虽然显示是的维吾尔文字,但其实是汉语“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的音译,即其读音,根本不是维吾尔文。没有学过汉语的维吾尔人无法看懂这个指示牌。(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4. 公路指示牌

上图表明这是“事故多发地段,谨慎驾驶”指示牌,但其维吾尔文语序错误,跟汉文字字对应,而维吾尔文是从右写到左。(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5. 银行

图中维吾尔文汉译:无服务银行服务,而其实这是“24小时自助银行服务”。(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6. 店牌

图中维吾尔文汉译:百合提古丽美容美发中心,而下面的汉文写道:建材销售中心。美容美发中心与建材销售中心怎么能扯到一块儿呢?(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7. 门牌

图中维吾尔文写道:红油路;汉语是“红山路”。(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低级而严重的错误呢?

就此问题,笔者跟一名曾在乌鲁木齐、南维(指维吾尔自治区南部)地区学习并工作过的维吾尔族博士进行交流。他表示,这是因为制作广告、店牌的人几乎 是不懂维吾尔文的汉族。为什么不给懂维吾尔语和汉语的维吾尔人制作呢?他表示,虽然在维吾尔自治区各地有技术、能力方面符合要求的维吾尔族业内人士,但这 行业市场几乎全被汉人所掌控,因为政府部门定做这些标牌就去找汉族店商。

他还提到,因为负责张贴那些标牌的也是汉人,经常会出现弄错维吾尔文字的情况,而无人追究他们的责任。此外,“几年前在各地搞‘两基’工程时,要求南维各校制作挂牌,对汉语的要求很严格,哪怕有一点小错误就会被摘下,而没人管维吾尔语是否标准,”他回忆道。

但是笔者认为,这只是该问题的表层,根本原因在于维吾尔语不断被边缘化,维吾尔语的地位越来越低。在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语被淡化,弱化、边缘化的 趋势已经很严重。维吾尔语在教育、行政、司法等诸多领域处于不断被边缘化的境地。作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官方语言之一,维吾尔语长期以来并未得到足够的尊 重与重视,维吾尔语应有的法律地位也未得到保障。这才是之所以出现上述低级错误的根本原因。

根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语言文字工作条例》规定,维吾尔自治区的自治机关执行职务时,同时使用维吾尔、汉两种语言文字。《条例》第九条还规定,公共 场所、公用设施以及从事公共服务,凡需要使用文字的名称标牌、公益广告、界牌、指路标志、交通标志和车辆上印写的单位名称、安全标语,区内生产并在区内销 售的产品的名称、说明书等,都应当同时使用规范的维吾尔文字、汉字和其他少数民族语言文字。

此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及其他有关法律、法规维吾尔语言文字在维吾尔自治区与汉语有相同的法律地位。

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却对这些法律规定视而不见,与其背道而行。可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语言文字工作条例》等法律、法规在维吾尔自治区早已成为摆设。

我们来看看内蒙古自治区在这方面是怎么做的。内蒙古自治区依据《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工作条例》等法律、法规对蒙汉两种文字并用工作进行集中检 查整顿,并对无蒙文字、蒙文错字、乱译、错译、乱写、乱刻的,蒙汉文书写比例失调等现象进行查处,对不达标的路牌、牌匾等进行拆除,并勒令整改。很显然, 内蒙古自治区在这方面做得要好很多。

维吾尔文化长期以来一直在遭到破坏,早有文革时期的语言政策给维吾尔文化带来过沉重的打击和破坏,而近年来针对维吾尔文化的破坏更是越来越系统化, 范围也越来越广泛,如喀什噶尔老城区被强制性的拆除,维吾尔人的宗教自由遭到限制和打压等等。如今维吾尔语不断被边缘化的现实不得不让人产生疑问:难道维 吾尔语现在的处境预示着又一次文化破坏的大浪潮?

语言是文化的载体,语言是一个民族的灵魂。维吾尔自治区政府部门无视维吾尔语,实际上是对维吾尔民族及其文化的极大的排斥和不尊重。作为自治民族, 维吾尔人在自己的故土看到母语如此不被尊重,他们的内心感受是可以感受的。请不要跟维吾尔人的母语开玩笑,因为有此带来的后果是谁也无法承受的!【维吾尔在线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