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语的处境预示着又一次文化破坏的大浪潮?

留下评论

作者:Mutellip Imin(独立媒体人)

在中国维吾尔自治区,生活着一千多万维吾尔族,维吾尔语是官方语言之一。但最近几年,尤其是推行所谓的“双语教育”政策以来,维吾尔语边缘化趋势越 来越严重。在如今的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语不仅在教育领域受到排斥,而且在社会各个领域不被重视,路标、店牌、指示牌等重要位置的维吾尔语言文字被严重忽 略。

维吾尔在线曾报道维吾尔语言文字在路牌、招牌、店牌上消失或使用错误的情况,现笔者将呈现维吾尔语严重被忽略的几个典型例子:

1. 药店门牌

图中维吾尔文汉译是“今生缘(音)抓饭”,而 下面汉文写道:鸿玺堂大药房。(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2. 火车站

图中维吾尔文为“卫生间”,而下面的汉文及英文说的是“补票处”。(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3.铁路指示牌

图中虽然显示是的维吾尔文字,但其实是汉语“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的音译,即其读音,根本不是维吾尔文。没有学过汉语的维吾尔人无法看懂这个指示牌。(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4. 公路指示牌

上图表明这是“事故多发地段,谨慎驾驶”指示牌,但其维吾尔文语序错误,跟汉文字字对应,而维吾尔文是从右写到左。(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5. 银行

图中维吾尔文汉译:无服务银行服务,而其实这是“24小时自助银行服务”。(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6. 店牌

图中维吾尔文汉译:百合提古丽美容美发中心,而下面的汉文写道:建材销售中心。美容美发中心与建材销售中心怎么能扯到一块儿呢?(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7. 门牌

图中维吾尔文写道:红油路;汉语是“红山路”。(图片来源:维吾尔在线)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低级而严重的错误呢?

就此问题,笔者跟一名曾在乌鲁木齐、南维(指维吾尔自治区南部)地区学习并工作过的维吾尔族博士进行交流。他表示,这是因为制作广告、店牌的人几乎 是不懂维吾尔文的汉族。为什么不给懂维吾尔语和汉语的维吾尔人制作呢?他表示,虽然在维吾尔自治区各地有技术、能力方面符合要求的维吾尔族业内人士,但这 行业市场几乎全被汉人所掌控,因为政府部门定做这些标牌就去找汉族店商。

他还提到,因为负责张贴那些标牌的也是汉人,经常会出现弄错维吾尔文字的情况,而无人追究他们的责任。此外,“几年前在各地搞‘两基’工程时,要求南维各校制作挂牌,对汉语的要求很严格,哪怕有一点小错误就会被摘下,而没人管维吾尔语是否标准,”他回忆道。

但是笔者认为,这只是该问题的表层,根本原因在于维吾尔语不断被边缘化,维吾尔语的地位越来越低。在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语被淡化,弱化、边缘化的 趋势已经很严重。维吾尔语在教育、行政、司法等诸多领域处于不断被边缘化的境地。作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官方语言之一,维吾尔语长期以来并未得到足够的尊 重与重视,维吾尔语应有的法律地位也未得到保障。这才是之所以出现上述低级错误的根本原因。

根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语言文字工作条例》规定,维吾尔自治区的自治机关执行职务时,同时使用维吾尔、汉两种语言文字。《条例》第九条还规定,公共 场所、公用设施以及从事公共服务,凡需要使用文字的名称标牌、公益广告、界牌、指路标志、交通标志和车辆上印写的单位名称、安全标语,区内生产并在区内销 售的产品的名称、说明书等,都应当同时使用规范的维吾尔文字、汉字和其他少数民族语言文字。

此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及其他有关法律、法规维吾尔语言文字在维吾尔自治区与汉语有相同的法律地位。

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却对这些法律规定视而不见,与其背道而行。可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语言文字工作条例》等法律、法规在维吾尔自治区早已成为摆设。

我们来看看内蒙古自治区在这方面是怎么做的。内蒙古自治区依据《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工作条例》等法律、法规对蒙汉两种文字并用工作进行集中检 查整顿,并对无蒙文字、蒙文错字、乱译、错译、乱写、乱刻的,蒙汉文书写比例失调等现象进行查处,对不达标的路牌、牌匾等进行拆除,并勒令整改。很显然, 内蒙古自治区在这方面做得要好很多。

维吾尔文化长期以来一直在遭到破坏,早有文革时期的语言政策给维吾尔文化带来过沉重的打击和破坏,而近年来针对维吾尔文化的破坏更是越来越系统化, 范围也越来越广泛,如喀什噶尔老城区被强制性的拆除,维吾尔人的宗教自由遭到限制和打压等等。如今维吾尔语不断被边缘化的现实不得不让人产生疑问:难道维 吾尔语现在的处境预示着又一次文化破坏的大浪潮?

语言是文化的载体,语言是一个民族的灵魂。维吾尔自治区政府部门无视维吾尔语,实际上是对维吾尔民族及其文化的极大的排斥和不尊重。作为自治民族, 维吾尔人在自己的故土看到母语如此不被尊重,他们的内心感受是可以感受的。请不要跟维吾尔人的母语开玩笑,因为有此带来的后果是谁也无法承受的!【维吾尔在线首发】

Advertisements

“新疆籍华裔留学生”:认同与被认同之惑

留下评论

作者:Mutellip Imin(独立媒体人)

3月24日中新网登出了一篇题为“新疆籍华裔青少年艺术类学生培训班开班”的新闻。新闻中“新疆籍华裔留学生”一词引起了我的注意,读来读去都很不顺畅,以为自己看错了还特意摘下眼镜再看了几遍,发现没有看错,更何况新闻来源是中新网,用词都会很讲究。

新闻是这样开头的“近日,新疆籍华裔青少年艺术类留学生开学典礼在位于乌鲁木齐市的新疆艺术学院举行”。因为我对融“新疆籍”、“华裔”、“在新疆上学”于一身的人特别感兴趣,继续往下读新闻。读了几遍我找到了两个关键信息:新疆艺术学院曾为哈萨克斯坦维吾尔文化中心培养了20名艺术类学生;本次将要培养的是来自吉尔吉斯斯坦的20名“新疆籍华裔青少年”。松了口气,绕来绕去他们说的“新疆籍华裔留学生”指的是来自以上两个国家的新疆跨国民族(新闻中没提,据我猜测是维吾尔族)。

但总觉得不对劲儿,我还重新查了一下“华裔”这词的含义:华裔现代是指华侨在侨居国所生并取得侨居国国籍的子女,也可指华夏族的后裔;籍贯,即祖籍地是一个家族族群认定的某一时期的某一位祖先的出生地。一些已经离开了祖先的出生地或已经离开了家乡的人,他们的后代,仍然追溯祖先的出生地或祖先的家乡(即祖籍)来作为自己籍贯。(百度百科)

这样的话,“新疆籍华裔”可以这样理解:祖先曾经在新疆生活过,但出生之前父母已经迁移到他国并且拥有他国国籍的中国(华)人。哦,原来是这样啊!

因为我们平时听到都是“美籍华裔”,“德籍华裔”,“英籍华裔”等这类词,而且以上几个词组中“籍”都指国籍,所以一听“新疆籍华裔”给人感觉新疆是分别于中国的一个国家。

这也是我起初想不同的的原因,我一直认为如果是新疆籍不可能是华裔,因为目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而不是上面所说的“侨居国”;同样,如果是华裔不可能是新疆籍(除非有双重国籍),因为“华裔”一词已经表明人家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了。

到此算是终于把逻辑弄清楚了,但一不注意我还会坚持认为“新疆籍华裔”这话逻辑有问题。

通过查阅资料发现,“新疆籍华裔”并非头一次出现在媒体用语当中。2010年,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和维吾尔自治区外(侨)办还组织来自巴基斯坦、土耳其、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5个国家的海外新疆籍侨胞子女进行夏令营活动,参挂了北京和新疆。我想问:如果他们在“新疆”能找到归属感,他们不会来自己的故乡观光探亲吗?目前的情况是在中国的维吾尔人很难申请护照,很难出国留学、旅游或探亲;侨居在海外的维吾尔人因拿不到中国入境签证而无法正常回故乡。

那么,官方媒体为何使用这类超乎常人思维的词汇呢?这个我不用回答,上面“理清逻辑”的过程已经让大家明白其意图了。无非就是字里行间重申新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分,并且强调只要在“新疆”这块土地上生活过的人都是“华人”。

但值得注意的是,“籍贯”这词强调的是一种国家认同问题,而“裔”这词强调的是其族源。在没有了解对方国家认同是什么的情况下,强加给他不愿意接受的身份,是种蛮横无理、霸权主义的行为。个人认为,“美籍维吾尔裔留学生”,“土耳其籍维吾尔人”,“哈萨克斯坦籍维吾尔裔学者”这类的称呼更合乎情理,也会被普遍接受。

我相信,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生活的维吾尔人,他们更多的认同自己是维吾尔人,而不是中国人。维吾尔在线2010年的关于国家认同问题的调查结果也可以证明我这种看法。“维吾尔人高中毕业生中97.87%的人认为中国不是我的国家”(详情点击)。

近年来,中国政府在很多国家颁发“新疆籍学生奖学金”,旨在让他们感受到“祖国的温暖和惦记”。此事曾被不少人批评为“意图不正”。

我认为官方媒体要做的是更多让维吾尔等少数民族在中国感受到一种归属感,而不是一味的排斥或拒绝报道他们真实的情况。同时,新疆政府也应该做出令本土民族满意的事情,而不是不断地压制和侵犯他们的人权,在文化、语言、经济等方面越来越使他们边缘化,因为这样做只能带来更多的不满和国家认同感的下降,“新疆籍华裔”也只留在媒体用词中。

对此,公开倡导维吾尔族权益的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曾阐述认为,“中国维吾尔人这个词意味着:我们是中国籍的维吾尔人,但不是华人(汉族朋友最大的误会啊);事实上,中国不一定是汉人啊!维吾尔人跟其他中国人如汉人等的差别很明显,不同的人种,不同的语言,文化,宗教习俗和历史。我常听到:你不说我们都不知道你是中国人。是的,很多时候民族冲突和矛盾是政府搞出来的,愚蠢的官方媒体搞出来的”。【维吾尔在线首发】

建议将诺鲁孜节定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法定节假日

留下评论

作者:Mutellip Imin
诺鲁孜节,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乌兹别克、塔吉克等民族的传统节日,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但至今,诺鲁孜节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没有法律地位。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代表提出过将诺鲁孜节定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法定节假日的提案;前段时间,这项提议在网上讨论得也很火,几乎所有人都同意将诺鲁孜节定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法定节假日。

维吾尔在线2006年开始呼吁给诺鲁孜节获得法律地位。但由于过去新疆的政治环境,该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现在,在两会召开之际,我借此机会谨代表我本人、维吾尔在线的网友们以及其他维吾尔族同胞,再次呼吁将诺鲁孜节定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法定节假日。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诺鲁孜节不仅是维吾尔人的节日,哈萨克、柯尔克孜、乌兹别克、塔塔尔等民族也庆祝诺鲁孜节。从世界范围讲,每年3月21日巴尔干地区、黑海盆地、高加索、中亚、中东等地区的许多民族都会庆祝诺鲁孜节,将其视为新一年的开始

2010年2月23日第71次全体会议上,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大会于2009年9月30日将诺鲁孜节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联大在2010年通过决议,将每年的3月21日设为国际诺鲁孜节。2011年3月21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发表致词,呼吁世界各地的人们将诺鲁孜节的精神发扬光大,互尊互谅,和谐共处。

将诺鲁孜节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法定节假日会带来很多好处。诺鲁孜节成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法定节假日对发扬民族文化、创造多元文化环境、促进民族团结、新疆的稳定与发展带来积极的促进作用,

我相信,诺鲁孜节离成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法定节假日已经不远了。【维吾尔在线首发】

妹妹,你要继续上学

留下评论

作者:Mutellip Imin

妹妹顺利到达山东省某所高中,开始了她内地高中学习的生涯。我也可以松一口气了。希望妹妹好好读书,不辜负我和家人、民族的希望。

首先,做一下简单的背景介绍。我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南部的一个小村庄。在家乡上完初中后考到浙江上内高班。现在在北京上大学四年级。来内地上学有七年多的时间了。

今年暑假我们家发生了一件让我欣慰的事情:我妹妹考上新疆内地高中班了,她可以继续上学了。但是,她通过考试了之后父母和哥哥都不吭声,他们脸上挂的更多的是不高兴的表情。因为他们看来妹妹考上内高班是个不好的事情,爸爸还说“她为什么要考上呢?”如果考不上,他们就有“理由”不让妹妹继续学业。反对声最大的还是我哥哥。他初中毕业之后就去学些手艺当木匠,到了法定结婚年龄后就结婚生子。哥哥的社交范围还比较广,交往的人有从事各行各业的。但在妹妹的上学问题上,他那些朋友和他的想法是一致的:要不是有九年义务教育,他们的女儿和姐妹连初中都不应该上。

他们反对的原因其实就不在乎两点:一,在内地,接触的都是汉族(非穆斯林)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和宗教信仰得不到继承;二,潜在我们民族许多人骨子里的思想,女孩子不能上太长时间的学,上学久了就“出轨”了,管不好了。

每年从我们那个乡考到内高班的学生有四五名到十来名不等。可能因为我也是上过内高班,一有内高班学生的消息,亲戚朋友间传得很快。首批内高班学生也已经大学毕业回家乡了。他们毕业后的去向也是大家关注的热点。而实际情况令人有所失望。他们当中一些毕业生仍然在家待业,还有一部分考公务员或者特岗教师,总之,结果与当时的期望截然相反,大家对内高班的理解和态度开始大转变。

明年我也要毕业了,想到找工作的事情就头疼。因为按照目前的情形,回家后我肯定找不到适合我本专业的工作。我们也已经看到许多内地大学毕业的学生回家乡后没有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有的甚至回去之后因为民族规定无法进入自己能力胜任的工作单位。不是因为当时填志愿时我们不想要填家乡那边需要的专业,而是当时能报的专业就那几个。

说到妹妹的上学,还真是个复杂的过程。不是因为她的成绩(她的中考成绩在她们学校排第一,估计整个县里也算靠前吧,录取通知书也收到了,被考取的学校各方面的条件都挺不错),而是我们家人在到底要不要让她去上学这件事情上没达成一致。除了担心她继承不了我们民族传统文化和宗教信仰,还担心她以后能不能找到工作,会不会上了八年学之后还过来当农民等。

我试图讲道理帮他们消除顾虑,保证妹妹顺利到内地上学。当我把这事告诉伊力哈木老师时,老师也表示支持我妹妹上内高班。“不管怎么样,你妹妹一定要继续上学,学习科学知识”。老师还给我提出了些建议,可以保证她能上学。

妹妹出发的日子越近,我越紧张起来,因为出发前一天我还没完全说服他们。周一是她要从家里出发的日子。这天我一起床就跟家里打电话。电话里妈妈告诉我,昨天家里已经做好决定不送她去上学了,因此也没做多少出发的准备。我说了一会儿道理,未见效果。电话挂了之后,我给妹妹所在的初中校长打电话,要求他不管怎么样想尽办法让妹妹从家里出发。校长明白了我的意思后,答应马上安排人到我们家劝服。

我在期待、忧虑中等候佳音。期间还跟家里打电话,得知学校党委书记、教务处处长、乡政府主管教育的领导和村党委书记等人都在家里了,稍放松了一些。在他们劝说和解释下父母答应妹妹去上学了,但哥哥的态度仍没有变。就这样我妹妹踏上了去内地上学的路。这里我要感谢校长和乡领导们在关键时候出面维护我妹妹继续上学的权利。

我妹妹不是一个特例。女孩子不该出远门,到了年龄就该嫁出去;没必要上学找工作,学点手艺就够了,毕竟她们最终还是靠男人吃饭等观点仍束缚着着相当一部分维吾尔人的思想。不出农村的人不知道他们在受压迫,知道了也不敢反抗,只好忍着,不知到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上内高不仅是上学 , 更多是 见世面、开阔视野。我们民族的人要掌握强大的科学知识和技术,需要更多的人为自己说话,为自己民族的人说话。 人不能无知地离开这世界。【维吾尔在线首发】